安徽旅游>黄山旅游>黄山旅游攻略>那些三山五岳

那些三山五岳

时间:2018-03-08 来源:互联网 点击:1362

第一站:衡山

第一次挑战五岳高峰,眼看着不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,我没来由地泛起一股激动之情:“衡山,我终于来了!”

春观花、夏看云、秋望日、冬赏雪并称为“衡山四季佳景”,只可惜天公不作美,一路秋雨绵绵,无缘得见秋季佳景,但却丝毫抵挡不了一干游客的热情,人头攒动,熙来攘往。

法国大文豪雨果说过:“所谓活着的人,就是不断挑战的人,不断攀登命运峻峰的人。”

风雨常有,而彩虹不常有。然而,不经风雨,又怎见彩虹?

既然我已确定前行的方向,即使道路崎岖,雨雾迷蒙,都无法阻挡前进的脚步,撑着一把雨伞,沿着油柏马路徒步上山。

南岳之秀,在于无山不绿,无山不树。满山绿树经秋雨一洗,更显苍翠欲滴,清新怡人。

走了一大段路程,我便看到了遐迩闻名的“寿山明珠”——华严湖,只见湖面宽阔,岸线曲折,四周树木花草茂密,碧水青山,相映成趣。

观赏一阵后,继续前行抵达忠烈祠,整体布局为方形,前低后高,共有13座大型烈士陵墓,安葬第九战区抗日阵亡将士的遗骸。青山有幸埋忠骨,我亦有幸,缅怀先烈遗迹,感沐浩然正气,于我心有戚戚焉。

随即,我从忠烈祠出发,经奇幻多姿的穿岩诗林前往半山亭,便在这憩息之所稍作停留,养精蓄锐。

在风雨中登山,不仅极其耗费体力,而且肌体受寒,又冷又疲又饿,负面情绪一股脑地冒了出来,心底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呐喊着:“坐索道吧。”

不过,选择用脚步去丈量一座山的高度,并不是为了征服大山,而是征服自己,凭着一份信念和毅力,不断地向前挺进,绝不退缩!

犹记得,古希腊七贤之一的毕阿斯曾说过:“要从容地着手去做一件事,但一旦开始,就要坚持到底。”

行百里者半于九十,半途而废从来都不是我的风格,只得咬紧牙关继续前行,经玄都观、竹林道院、邺侯书院、铁佛寺、湘南寺,到达祖师殿,再经南天门登上南岳最高峰——祝融峰!

不登祝融,不足以知其高。祝融万丈拔地起,欲见不见轻烟里。仰现碧落星辰近,俯瞰翠微峦屿低。

行路难!行路难!多歧路,今安在?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!

衡山之巅,寒风大作,空山飞雨,大雾连天。一座座山峰被一团团烟雾笼罩住,仿佛近在眼前,却又隐隐绰绰,难以辨认,朦胧而又神秘。

高处虽不胜寒,但欲穷千里目,就得更上一层楼。面对如此良辰如此美景,付出再多的汗水都是值得的,所有的疲惫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。

人生得意登高望,无限山川无限胸。灵均湘灵光怪气,皆是此山万古魂!

英国格拉斯哥学派的代表人物麦金托什指出:“旅游是获得愉悦感和浪漫性的最好媒介。”

我是一个小兵,轻装上阵,砥砺奋进;更像一个将军,长途奔徙,快速穿插,壮志凌云,不负韶光。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登攀。一步一台阶,积跬步而至千里,沿路的美丽,成全一个人浪漫的情节!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衡山

第二站:黄山

2015年12月31日。

一大清早便从罍街附近的住处退了房,和驴友田顺顺从合肥南站赶往黄山北站。出了检票口后,沿风雨廊右转进入旅游客运枢纽大楼,乘上开往黄山南大门的专线巴士,随后又在换乘中心乘坐景区新国线大巴,一路舟车劳顿,抵达景区门票口时,已经临近正午。

据《黄山图经》记载,黄山本名黟山,却在唐天宝六年改名,沿用的便是黄帝在此炼丹成仙的传说。

我虽然算不上一个资深的登山爱好者,但是面对这座久负盛名的天下名山,那种扑面而来的绵延气势和陡峭俊美,心里油然生出一股抑制不住的激动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:“黄山,我来了!”

我来之前就做好了攻略,无限风光在险峰,前山雄伟险峻,景色壮美,但山势陡峭,攀登起来比较吃力。而我恰恰喜欢挑战,便和小田从前山慈光阁进发,正式开启了登山之旅。

北宋绘画理论家郭熙在《林泉高致》中写道:“春山澹冶而如笑,夏山苍翠而如滴,秋山明净而如妆,冬山惨淡而如睡。”其中关于冬山的描述,显然并不适用于黄山,陆游在《山行》里的诗句明显更为贴切:“山光秀可餐,溪水清可啜。白云映空碧,突起若积雪。”

唯一可惜的是,由于前几天刚下过雪,现在已是暖阳高照,无缘见到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的瑰丽雪景。不过,黄山的美是整体性的,不会因为某个季节而断档。

雪霁初晴,碧空如洗,日晃百花色,风动千林翠,一如你初时的模样,是记忆中永不褪色的鲜艳!

没有了寒峭的冰雪,肌体上便不存在畏寒问题,唯一剩下的,就是挑战自我的耐力极限。

原本以为,自打在云南爬过雨崩之后,我的登山潜力已经被激发了出来,登上区区一千多米的黄山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但现实远远比想象中的要残酷得多,山势陡峭得出奇,台阶根本一眼望不到头,走过一个弯后,又是无穷无尽的台阶!

或许正如陆游所说:“名山如高人,岂可久不见?”两个月不见,连“朋”都做不成,更何况是巍巍高山!

两个多月没爬山,我感觉登山能力呈直线下降,走了几十分钟后,便已是满头大汗,体力渐渐不支。哪怕是十月份爬衡山时,都远没有如此疲惫,双脚好像绑了一块千斤大石,到最后,每挪一步,都要耗费莫大的力气,甚至还得用手提着脚,慢慢地往上挪。

小田是个90后姑娘,一路活蹦乱跳,就像一只出了笼子的兔子,精力旺盛得连我都自叹弗如。

行百里者半九十,半途而废可不是我的风格,绝不能输给一个女孩,最主要的是不能输给自己,不得不强咬着牙关,不断地跟懈怠作斗争,挑战着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。

人生何尝不是如此,就像这一级级台阶,每一级都是一道关卡,如果不去正视它,挑战它,就会永远地卡在那里,成为一个解不开的结。唯有勇敢地迈过去,迎难而上,才有可能登高望远!

就像漫漫西天取经路,妖魔鬼怪只是外在的威胁,更重要的便是克服内心深处的魔障,最终取得真经,成就自我!

不登高山,不知天之高也;不临深溪,不知地之厚也;不闻先王之遗言,不知学问之大也。

无论如何,山顶都是我必须抵达的制高点!

然而,愿望总是美好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体力消耗得愈发严重,喉咙干涩得像是变成了一片沙漠地带,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无比沉重,少许的停顿虽然可以赢得一丝喘息的机会,但只要再次前进,还没走出几步,又会被一股疲乏酸痛所覆盖。

事实上,自始至终我们都没有坐下来歇息,只是偶尔地驻足停留,更多的是为了拍照留念。

“加油!”

当汗水已经浸湿全身,筋疲力竭之时,这句话大概成了心中唯一的独白。

太阳依旧当空高照,偶尔有山风徐徐拂过,全身汗水顿时化作凉意,似是鞭策,又似是鼓舞。

1984年,日本马拉松选手山田本一凭借着“分解目标大法”,一举夺得世界冠军。我便也学着这种方法,将全程分解为多个小目标:半山寺、玉屏楼、莲花峰、百步云梯、一线天、鳌鱼峰、天海、光明顶……

小田虽然嘴里喊累,但是一直保持着斗志昂扬的状态,稍作歇息,立马就会满血复活,马不停蹄地往前挺进。

沃尔玛百货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山姆.沃尔顿曾说:“好旅伴可以缩短旅途时间。”作为同伴,我不免对这位90后小姑娘充满了敬意,同时也颇受勉励,暗自握紧了拳头,一步一个脚印,突破一个又一个小目标……

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全靠一砖一石慢慢堆砌起来的!近有风姿绰约的奇松,形态各异的怪石,远处层峦迭嶂,云海起伏,看着无边的景色逐渐成为脚下的俘虏,突然发现一切都是值得的,征服感和成就感一点一点地抬头,不是征服黄山,而是征服自我!

就这样,我咬着牙关,凭借着一股不服输的冲劲,几乎是豁出去了,即便浑身像是中了软骨散一般,却还是迸发出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,只为追逐那份永恒的美丽!

皇天不负有心人,爬了将近四个小时,我们终于登上了山顶——光明顶!那一刻,胜利的曙光正照耀着我们……

此时虽是淡季,但光明顶已是人山人海,甚至还有不少慕名而来的老外,日落观测点亦是围得水泄不通。幸好本人身材比较秀气,硬是挤了进去,占据了一席之地。

下午五时许,落日熔金,晚霞沉醉,暮云合璧,山天一色。观山脚之奇松,崖间之怪石,天边之云海,云上之夕阳,蔚为壮观,美不胜收,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,而天下游客所共适。

夕阳虽无限好,终要步入黑夜。可那又怎么样呢?日落月升本就是自然界颠扑不破的真理,没有黑暗的映衬,又怎会显出光明的伟大?

留不住的时间,就像留不住的人,且让它过去罢。明天,又是全新的一天!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1月1日。辞旧迎新的第一天。

我和小田从北海宾馆退了房,径直前往始信峰。此时天空仍是灰蒙蒙的,四周几乎是一团漆黑,无边的空旷里,俨然只有风声在呼啸……

在没有原始的最初,天地间一片混沌,没有光亮,没有温度,黑暗,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调。是光的勇气和速度,冲破黑暗的重重束缚,为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的亮度和温度!

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应急手电,一路摸索着前行,随后又遇到了一个旅行团,都打着手电筒,一同朝目的地挺进!

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最难熬的,唐代诗人长孙佐辅就曾写过:“拂晓朔风悲,蓬惊雁不飞。”然而,不经历最深的黑暗,何来最灿烂的曙光?破晓在望,黑暗与光明只有一线之隔,唯有坚持,才能赢得最终的胜利!

山风凛冽又如何,道路崎岖又如何,前途黑暗又如何,只要怀揣必胜之信念,大可一一破之!

渐渐地,东方露出了鱼肚白,犹如一块巨大的黑色帷幕上涂抹了些许白色的油彩,继而像是喝醉了酒一般,隐约呈现出一片红晕之色,紧接着像是变戏法似的,颜色由浅至深,斑驳陆离,绮丽难言。

清晨七时许,朝阳似含羞草般探出了头,看似缓慢,但却势不可挡,就像得到春雨滋养的竹笋,突破了泥土的重重束缚,勇敢地冒出了地面,扑面而来的便是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
站在高山之颠,如临大海之滨,云蒸霞蔚,幻化成海,波起峰涌,惊涛拍岸。

晚唐著名诗人李商隐虽然才华横溢,但并未被苹果砸中过,兴许不知道宇宙间存在着万有引力,所以曾发出“从来系日乏长绳,水去云回恨不胜”的感慨。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屈原因有所惑,曾在《离骚》中发出“天问”,然则,大自然本身就是最好的解答,尽管它未曾给过任何提示,但我们应当具有一双发现美与真理的眼睛,坚持所坚持的,相信所相信的,如月之恒,如日之升,如南山之寿。

但是发现真理同样需要勇气,甚至要付出惨重的代价,如哥白尼、伽利略、布鲁诺等先贤。

朝阳依旧在一点一点地上升,如同水落石出,将天边的云海逐渐压了下去,以决绝而孤傲的姿态,似乎从不畏惧世俗的眼光,跨越重重阻碍,只为遵循亿万年来所形成的专属轨迹。

但凡天纵之材,同样坚持本我,不逐流俗,听从内心的独白,绝不妥协。譬如米粒之珠,虽可夺一时之眼球,终归是昙花一现,又怎可与皓月争辉?

引商刻羽,穿云裂石,曲高难免和寡,时间切换到1872年,一代怪才梵高推陈出新,大胆地剥离现有的僵硬画风,创作出跨世纪的不朽名作《日出.印象》,但遭到了世俗的批判和嘲讽,然而,时过境迁,冷嘲热讽者早已被历史所遗忘,独独梵高流芳百世,开创了一个美术流派。

俄而,朝阳终于彻底地露出了真面目,高悬天空,太阳初出光赫赫, 千山万山如火发。赖有风帘能扫荡,满山晴日照乾坤。曦光映射在翻腾的云海上,似是金色的海浪蹁跹起舞,变化无穷,流光溢彩,恍如人间仙境。

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。不畏浮云遮望眼,只缘身在最高层!

我迎着曦光,微笑着对自己说:你好,2016!

感谢时光一直将我抛在人生的谷底,虽然成长得太慢,也许会错失人生中一些很重要的东西,可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,滴水穿石,非一日之功,站在低洼处,才能更好地仰望星空,然后像蜗牛一样,一步一步往上爬,总有一天,我会像现在这样攀上人生的顶峰,俯瞰整个世界!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黄山

第三站:华山

2016年3月5日。

早上六时四十三分,我便乘上了开往华山站的火车,随后走出异常简陋的华山火车站,乘坐608路车到游客中心,又乘着进山摆渡车至西山门玉泉院。

峰峦如聚,波涛如怒,山河表里潼关路。

据《山海经》记载:“太华之山,削成而四方,高五千仞,广十里,远而望之,若华然,故曰华山。”

华山位列五岳,与泰山并称,以险峻独领风骚,素有“奇险天下第一山”之誉,一直被文人墨客所推崇。无论是李白的“西岳峥嵘何壮哉!黄河如丝天际来”,还是杜甫的“西岳崚嶒竦处尊,诸峰罗立似儿孙”,还是刘禹锡的“高山固无限,如此方为岳”,还是寇准的“举头红日近,回首白云低”,还是杨维桢的“思美人兮西华山,我欲往兮如天难”,都为华山增添了几分瑰丽的色彩。

初闻华山,应该是从沉香劈山救母的民间传说开始,而后又受到金庸小说的影响,一直想到这座富有传奇色彩的名山看一看,看看它是否真的和传闻中的一样险冠天下?

十时许,我与驴友徐洋于山脚下会合,正式开启登山之旅。

正所谓自古华山一条道,从华山门开始,便是一条长长的石坡道,并没有台阶,左侧全是铁栏杆,平添了几分险峻之意。

一路向前,行至华山峪五里处,便是号称“华山天险第一关”的五里关,西依绝崖,东临深壑,端的有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之险。

继续走到华山峪石门上一公里处,即是莎萝坪,因陈抟曾在坪上植莎萝树而得名。到了此处,就意味着平地结束,即将开始踏上台阶。

而从毛女洞往上行,过响水石、云门便是青柯坪,恰好为登山路程的一半,也是华山峪道的尽处。

不得不说,华山之险绝非浪得虚名,山路极其陡峭,越往上就越难走,很多坡度都超过了60度,更有呈90度的阶梯,只是瞥上一眼,都会感到不寒而栗。尤其是到了千尺幢,坡度为70度,一共有370余级台阶,每级台阶的宽度不过三分之一的脚掌,仰望天际,一线天开,俯视脚下,如临深渊,必须得紧紧抓住两侧的铁链,将自己一步一步地拽上去。

出千尺幢不远即是百尺峡,乃是登山的第二道险关,一共有91级石阶,势危坡陡,石壁峭立,通道狭窄,且有悬石,摇摇欲坠,人从石头下钻过,难免胆战心惊,生怕石块从两壁间掉下来。

再往上攀登,就到了华山的第三道险关——老君犁沟,这是夹在陡峭石壁之间一条深不可测的沟状险道,最引人注目的,除却“犁险于幢,幢险而犁突”的殊胜景观,还有其尽头陡峭到连猴子都发愁的“猢狲愁”!

不过,就个人的观感来说,越是险峭的山路,当你走近它的时候,反而会觉得如释重负,越是远离它,就越会感到害怕,成为一道迈不过去的坎。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,行路难,多歧路,只有直面困难,勇于挑战,才有可能迎来胜利的曙光,正如鲁迅先生在《故乡》一文中所说的:“希望本是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的。这正如地上的路;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”

皇天不负有心人,经过三个小时的攀登,我们终于在下午1时许登上了北峰,但见四面悬绝,壁立千仞,天高地阔,巍然独秀,顿时豪气干云,飘然若仙,有一种“欲与天公试比高”的冲动!

有道是无限风光在险峰,我们饱览了一下美丽的风景,稍作歇息,继续朝东峰进发,很快就莅临擦耳崖,一面是向外凸出的悬崖绝壁,一边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,虽然山道已经得到修整,但是到了最逼仄的地方,仍然可以感受到当年的擦耳之险。

两点半左右,我们抵达金锁关,随后准备走长空栈道,清代笔记小说《说铃》中曾记载:“长空栈在半壁,广八寸,长十丈余,背空虚行。”由于此处筑在光溜溜的千仞绝壁上,真正接近90度,栈道宽仅三十多公分,一边空悬并无栏杆,一边崖上钉有铁索可供抓手,所以石刻上有诸如“悬崖勒马”之类的警醒语。饶是如此,仍有大量的游客慕名前来挑战。

我和徐洋都觉得,如果不挑战一下长空栈道,这一趟算是白来了。就这样,我们冒着阴冷的寒风,排了约莫一个小时的长队,终于佩戴上了保险带,小心翼翼地挽索逐级而下。我本身是一个恐高症患者,其实一开始是异常紧张的,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上,生怕一不留神就坠落悬崖,尤其是经过下段时,峭壁上仅有一个狭窄的石孔,前进中的我与返回的一拨游客实打实的狭路相逢,危险系数瞬间攀升到了极点。

然而,我已经走到这一步,根本没有了退路,只能咬紧牙关,小心前行,越过一个个游客,同时也跨越了心中的一个障碍,再放眼底下,万丈悬崖都成了过眼云烟,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了,恐高症仿佛也不治而愈。挑战了华山第一险,果然是不虚此行!

当代著名诗人席慕蓉曾在《成长的痕迹》中写道:“人的一生应该为自己而活,应该喜欢自己,也不要太在意别人怎么看我,或者别人怎么想我。其实,别人如何衡量你也全在于你自己如何衡量自己。”一如巍然耸立的大山,狂风骤雨也好,雪窖冰天也好,依旧是坚持本色,毫不动摇。

大自然无疑是最好的老师,只要静下心来聆听,便会褪去所有的伪装,听到内心最深处的声音:“做自己!”

五点二十左右,我们登上东峰,本想要一睹华山的日落,只可惜天公不作美,最近一段时间天气不佳,不但看不到日落,连日出也极有可能无缘得见。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3月6日。

即便如此,我也不愿放弃最后的希望,一大清早就出门,冒着寒风爬上东峰顶,静静地等待着日出。

此时,天色朦胧,云烟缭绕,却有不少同道中人面朝东方,痴痴守候……

东峰之巅,山风厉啸,冷气彻骨,高处不胜寒。

轻烟迷蒙云万壑,鉴茫茫,宇宙知何处?黑暗与光明交替的刹那,等待那一束曙光,拂晓,快来吧,相信我会找到,属于我的天堂……

曦光仿佛含羞草一般,偶尔冒一下头,但又迅速地没入云层中,消失不见。而山风就好像一个贪玩的小孩,不知疲倦地吹刮着,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游客的耐心,很多人实在扛不住,等不到一个天明,便选择了放弃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只有极少数人还在倔强地坚持着……

作为日出的主角,朝阳比“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歌妓不知大牌了多少倍,始终被迷雾一层又一层地包裹着,未肯露出真面目。渐渐地,连最后一小拨人都失去了耐心,陆陆续续地撤了回去。

直到八时许,天已大亮,太阳虽然依旧为云雾所挡,但是已经初见端倪,相信很快就可以露出庐山真面目。不过,由于我要急着回程,只得沿山道走了下去。

不料柳暗花明又一村,我刚走下阶梯,太阳却稍稍冒出了一点头,我立马打了个激灵,飞也似的跑了上去,虽然无法一睹全貌,但也聊胜于无,立刻用相片定格了这一弥足珍贵的瞬间!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华山

第四站:泰山

2016年5月30日。

中国历来有山岳崇拜的传统,在古人眼里,山岳高不可攀,云缠雾绕,是沟通天上与人间的桥梁,据《淮南子.地形训》载:“或上倍之,乃维上天,登之乃神,是谓太帝之居……”

正所谓“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”,夫国必依山川,山崩川竭,亡之徵也,祭祀山川成了君王职责所在,一旦发生大事,必祭祀山岳,《周礼》中就有“国有大故,则旅上帝及四望”的记载。

而作为五岳之首,泰山更被抬高到一个无以复加的位置,秦汉以前据说有72代君王至此封神,而从秦汉至明清,历代皇帝到此封禅共达27次。

面对这座魂牵梦萦的天下名山,我怀着虔诚之心,拾级聚足,速步以上,向心中的这一份神圣迈进。

起初,山势还算平坦,白云悠悠,流水潺潺;行至壶天阁,山势渐陡,拥翠接天;继而,山路忽上忽下,九曲八折;从中天门开始,山势越来越陡峭,尤其是到了十八盘,岩层陡立,势如天梯,倾角达到了惊人的80度。泰山之雄伟,尽在十八盘;泰山之壮美,尽在攀登中!

也正因为如此,体力流失得越来越快,双脚就好像灌满了铅似的,每迈出一步,都要耗费巨大的力气,爬到最后,整个人都已经上气不接下气,全凭着一股信念在支撑着!

拔地五千丈,冲霄十八盘。径丛穷处见,天向隙中观。从红门到中天门,再到南天门,再到玉皇顶,整整4个小时,一共7600多级台阶,每一级都是磨砺和汗水的叠加,但半途而废不是我的风格,仍在现实的泥潭中拼命挣扎,绝不放弃成了我此生的执念。

人生没有迈不过去的坎,蓦然回首,刚刚跋涉过的漫漫山路都已匍匐在脚下,远山近岭尽收眼底,所有的疲惫仿佛潮汐一般退却,随着清风消散在天地之间。此时放空自我,对着山峦大声呼喊,其中的喜悦与畅快,绝非三言两语所能描述!

终于,我如愿以偿地遇到了一场美丽的盛会,晚上七时许的日落,如妙手丹青,将天空染成一幅瑰丽壮观的画卷。晚霞行千里,清风万里来。旷然小宇宙,弃世何悠哉!

生日这一天,跨过黄海和泰山,一边是凛冽彻骨的海风,一边是高悬太空的烈日,可谓冰火两重天,却见证了大海的辽阔和高山的雄壮,俨然是大自然赠予的最好礼物!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5月31日。凌晨四点半。

日观峰上,亭廊衔接,山风泠泠,寒雾重重。

我和宿舍的两个小伙伴早早地起来,与些许游客齐聚观景平台,静静地等待着破晓的那一刻。

然而,寒风就像进击的陀螺,不断地呼啸而起,凛冽得想变成一只蜗牛抑或乌龟,将身躯藏进硬硬的壳中,规避所有的风风雨雨,但是鲁迅先生曾说过:“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。”人生道路上不乏大风大浪,逃避并非解决之道,越是磨难,越要迎刃而上。

终于等到五点零五分,东方惊现一线霞光,带着穿云破雾的气概,划过长空,黯淡了一切事物,却只在须臾之间,转瞬即逝。然而,迷雾虽能得逞一时,又怎能永远挡住金乌的脚步?

此时天已微明,虽然仍有大雾笼罩四方,但山峦依稀可辨,有的如巨擘擎天,有的如仙人指路,有的如驼峰耸立。云雾像棉絮一般铺陈开来,不时地向险峻的山崖涌去,激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,勾勒出一幅波澜壮阔的云海图。

六时许,曦光穿破重重迷雾的封锁,仿佛刚从熔炉中夹出来的生铁,绽放着耀眼的光芒,漫洒在层层云海之上,映得天际通红。随着日轮的节节攀升,层林尽染,山川透彻,也照亮了芸芸众生……

一轮顷刻上天衢,逐退群星与残月。未收夜色千山黑,渐发晨光万国红!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泰山风景名胜区

第五站:嵩山

2016年6月2日。

一大早从郑州长途汽车中心站出发,抵达登封市后,乘坐1路区间车到市标,再转乘2路车到达嵩阳书院。

据清代史学家顾祖禹在《读史方舆纪要》中记载:“萃两间之秀,居四方之中,窿然特起,形方气厚,故曰嵩高。”嵩山齐华、泰而称其雄,俯河、洛而助其秀,位居中原大地之中,自汉武帝起就被正式封为“中岳”,三里一寺,五里一庵,文物荟萃,底蕴深厚,以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列入世界文化遗产。

由于不久前下过一场雨,可谓“山色空蒙雨亦奇”,连绵起伏的山峰仿佛披上了一层轻灵的薄纱,清新中透着几分迷蒙,神秘感十足。

对于这座驰名天下的大山,我一开始其实是充满敬畏的,不过,从山脚下到太室山广场,是一条平缓且悠长的健康步道,几乎如履平地;而从老君洞到观音阁,再到峻极宫,一点都没有山高路陡的架势。由于三天前才登上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泰山,领教过十八盘的厉害,两相比较之下,心里的落差可想而知——这可是位列五岳的名山,不会连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吧?

事实证明,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。

自中岳行宫而上,山势突然变得崎岖陡峭,路呈弧状,北崖南壑,极其险峻,便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十八隗,就连千古奇人徐霞客都曾感叹道:“吾目不使旁瞬目不斜视,吾足不容求处息也。”

离山顶越近,山道就越陡峭,当然,视野也越开阔,景致也就越优美。真正到了考验的时候,退缩是绝不可能的,我突然想起了当代著名诗人汪国真所写过的一句话:“没有比脚更长的路,没有比人更高的山。”

路都是由人走出来的,再高的山峰,都可以用脚步去丈量,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于是乎,我咬紧牙关,任凭汗水浸湿一身,一步一个脚印,一心一意地朝山顶走去。

抱着永不言弃的信念,征服一级又一级的石阶,体力也跟着飞快地流失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。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,经过几十分钟的攀登,终于抵达三皇口,此时离峰顶只剩下一公里。这也就意味着,最艰险的一段路程已经过去,余下的山路自然不在话下!

不得不说,跟其它五岳名山相比,嵩山着实冷清得很,游人寥寥无几,路标、小商店、厕所也少得可怜,峻极峰都没有可供休憩的地方,诸多景致年久失修,颇有一种“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”的意味。

但是,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太室山这一条线路几乎没有受到商业气息的浸染,完全展现的是云雾缭绕、怪石嶙峋的自然风光。人生难得清净,一个人行走在深山老林之中,听着悦耳的鸟语,闻着馥郁的花香,倒也自得其乐。

嵩高惟岳,峻极于天。不来峻极游,何以小天下?

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曾于此登高望顶,有感而发道:“望望不可到,行行何屈盘。一径林杪出,千岩云下看。烟岚半明灭,落照在峰端。”

登上峻极峰,站在峭壁之巅,仰望宇宙苍穹,俯视苍茫大地,层峦叠嶂,怪石嶙峋,云海茫茫,松涛阵阵,无限风光近在咫尺,仿如天上宫阙。

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情与貌,略相似。心旷神怡之际,对着云海大声呼唤,那种酣畅之感跟对着大海呼喊截然不同,因为念念不忘的回声,即是心底最动听的声音!

俗话说得好:“上山容易下山难”,其实,上山和下山都不易,只不过根据力学原理,下山时重力跟自身作用力都是朝下,不仅难以掌握平衡,而且腿脚极易发酸乃至发抖。

从嵩山顶下来,我已经深深中招,双腿又僵又硬,说不出的酸痛。我原本就是从山东一路游到河南,一直处于日夜兼程的暴走状态中,再加上之后的行程也是密密麻麻,并没有就此停下脚步,所以,直到行程结束后好几天才完全恢复过来。

记得英国讽刺作家托马斯.纳什曾经说过:“作为旅人,他得有驴一样的背,以负全部行装;狗一样的舌头,以献殷勤;猪一样的耳朵,闻百而不说一。”身为一个骨灰级的背包客,或多或少是有些受虐倾向的,仿佛只要能看到心心念念的美景,受再多的苦,流再多的汗,都是值得的!

嵩山

嵩山

嵩山

嵩山

嵩山

嵩山

嵩山

嵩山

嵩山

嵩山

嵩山

嵩山

嵩山

嵩山

第六站:庐山

2016年10月19日。

由于这段时间正遭遇台风,昨天就陆陆续续地下着雨,直到今天早上也没有停,一个人背着包、撑着雨伞多有不便,故而,刚买到早点就发现火车票不翼而飞,此时离发车时间已不足半小时。

眼看着情况紧急,我立刻前往售票厅办理挂失补办手续,还好排队的人并不多,很快就重新领了一张车票,开启前往九江的新旅程。

山以人名,人以山显。提及庐山,人们想到的关键字无非就是雄、奇、险、秀,但真正触发记忆点的还是那些脍炙人口的千古名篇。

一生好入名山游的李白,无疑是最具庐山情结的大诗人,曾五次游览庐山,留下数篇口碑载道的诗作,一句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道尽了庐山瀑布之壮美,也给后人留下了无尽的遐想;北宋文坛领袖苏轼另辟蹊径,一句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便将主旨带到了哲理的高度,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放之外,让人回味无穷;而白居易写下中国园林学的奠基之作《庐山草堂记》,开篇第一句“匡庐奇秀,甲天下山”就发出了诗人最强音,由此奠定了后世评价庐山的基调。

对于这些古代大V们的一致好评,我一直有个小小的疑惑:庐山,真有这么美吗?

不管如何,只有身临其境,才能揭晓答案。

以牯岭镇为起点,沿环山路下行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方波光粼粼的湖泊,因湖形如琴,故而被称作如琴湖。

如果要用诗句来形容眼前的美景,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无疑是最贴切的,只见青山如黛,水平如镜,湖光山色,相映成趣,再加上一直下着绵绵细雨,雾气迷蒙,山峦间仿佛披上了一层轻纱,朦胧而又梦幻,恍若仙境。

庐山的美显然是一脉相通的,从山顶到山腰再到山谷,虽然高低不同,却都透着一股令人沉醉的美。

昔年,王安石途径锦绣谷时,就曾即兴赋诗一首:“还家一笑即芳晨,好与名山作主人。邂逅五湖乘兴往,相邀锦绣谷中春。”

锦绣谷毗邻花径,由大林峰与天池山交汇而成,据说是晋代名僧慧远采撷草卉之处,因四时花繁,灿若锦绣,故而得名。

备受瞩目的是,谷中有一块嶙峋峭立的巨石,仿佛一座悬空的石桥,传说乃是金龙所化,救了当时正在逃亡的朱元璋一命。此说虽然荒诞不经,但无疑为这座“天桥”平添几分神秘的色彩。

由于是下雨天,地面又湿又滑,而且斗折蛇行,所以必须格外小心。顺着石道逶迤而行,忽见崖壁间一岩洞豁然中开,高逾两丈,石壁斑驳陈旧,布满岁月的痕迹,便是传说中吕洞宾修炼成仙的地方——仙人洞。

正所谓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”,仙人洞本身就是一处洞天福地,千岩竞秀,万壑争流,草木蒙笼其上,若云兴霞蔚,再加上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坐镇,想默默无闻都难!

同样赫赫有名的,便是被誉为“匡庐第一境”的花径,这一切都得归功于白居易当年写下的一首《大林寺桃花》: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长恨春归无觅处,不知转入此中来。”

诗中的意象与此地的美景相结合,不经意间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,让人更加心旷神怡,宠辱皆忘。

稍显遗憾的是,此时大雾弥天,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根本看不清园内的全貌,只能管中窥豹,自行脑补花径之美。

到了庐山,又怎能不进庐山恋电影院,看一场纯美的《庐山恋》呢?

正如同美好的风景一样,美好的影片也是永远不会过时的,《庐山恋》于上世纪80年代上映,时隔多年,那份纯真而美好的爱情,依旧能触动每一位观众的心,并打破了多项世界吉尼斯纪录,可谓中国电影史上的一个永远的传奇。如今能在这家满载荣耀的电影院观看《庐山恋》,也算是圆了心中的一个夙愿。

当然,在牯岭镇逛夜市也是一次新奇的体验,街上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,餐厅、超市、电影院、图书馆、酒吧、咖啡屋、茶楼、KTV、足浴店等等一应俱全,就好像处在闹市之中,而不是庐山之上。

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因被云雾迷了双眼。踏雨而歌,逆风而行,在茫茫大雾中穿梭山林,于山上看电影,逛夜市,赏夜景,仿佛身在云端,不似尘世中人。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10月20日。

徒步走完西线,再次挑战东线,沿着河西路下行,首先抵达庐山会议旧址,因为时间尚早的缘故,该景区并未开放,只能隔着护栏,观赏着这一幢民国时期的建筑,透过一幕幕历史风云,遥想它当年的风采。

毛泽东诗碑园毗邻芦林湖,其中镌刻着毛泽东的手迹和诗词,正是为纪念毛泽东同志一百年诞辰而建,整个诗碑园置于青峰秀峦之中,环境清幽,诗意盎然。

也许是暗示效应的魔力,越是中意一样事物,就会越看越美,即便是走在林荫小道上,静静地看着两侧的树木,都觉得是一种难得的享受。

尤其是途径芦林湖时,四周群山环抱,绿树成荫,湖水洁净清澈,如同美玉一般镶嵌在秀谷之中,在云雾的缭绕之下,恰似一幅流动的水墨画,美得令人窒息。

若论人气,含鄱口处山峰、谷之枢,汇雾、霭、泉、湖之趣,完全可以角逐“最佳人气奖”;若论颜值,乍雨乍晴云出没,山雨山烟浓复浓,纵览万千,蔚为大观!

只是,老天爷似乎有意作怪,大雾弥漫,能见度极低,连近景都隐匿在一片灰蒙蒙的世界里,更别说是远眺鄱阳湖了。云雾又似乎极有耐心,始终不肯散去,除非是练就了火眼金睛,不然就无法做到一览而尽了。

临近的植物园稍微好一点,至少还能依稀见到树影。下雨天,园林搭配迷雾,画风果然奇特,可以尽情地感受着朦胧之美。

即使如此,我也并未在迷雾中停止前行,猛志固常在,继续向山顶发起冲击。

弥漫的雾,如何驱散?飘来的雨,如何拦止?卷来的风,又如何阻挡?唯有一腔热血,一心赤诚,一路向前,穿过庐山会议旧址、毛泽东同志旧居、芦林湖、含鄱口、植物园,历时约五个半小时,终于登顶五老峰,曦光乍现,风停雨歇,远眺云海,俯察乾坤!

不得不说,此处的云雾还是比较开明的,有聚有散,并非一成不变,忽而烟消云散,大地山川像变戏法似的现出原形,令人惊艳;忽而云雾骤起,峰隐湖失,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,正如唐代诗人杜荀鹤所写的那样:“若看山下云深处,直是人间路不通。”

只是,第五峰有些特立独行,与其它四峰之间相隔较远,走了将近三十分钟才走到。在不同的地方赏景,自然有着不同的心情,但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,庐山都是一幅浑然天成的山水画卷,山明水秀,林木葳蕤,美到了骨子里。

又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走到谷底,原本还想去三叠泉看一看,但时间已经不允许了,反正我也已经登上了峰顶,便果断选择了放弃。

此行或许留有些许遗憾,但就像朱元璋在《庐山诗》中所写的:“美景一时观不尽,天缘有份再来游。”若是有缘,自会再见!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庐山

第七站:雁荡山

2017年2月15日。

上午从衢州站前往温州南站,再转车至雁荡山站,直抵心驰已久的雁荡山。

在美丽的神话传说中,三山即海上的三神山,一曰方壶,则方丈 也;二曰蓬壶,则蓬莱 也;三曰瀛壶,则瀛洲也。

后人为了延续这一神话故事,便在名山界评选出了新的三山,分别是安徽黄山、江西庐山、浙江雁荡山。

其中,黄山和庐山不仅名气大,颜值也是出奇的高。既然雁荡山同为三山之一,想来景致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众所周知,雁荡有三绝,二灵与一龙,其中又以大龙湫为最。南宋文学家楼钥就曾赞叹道:“北上太行东禹穴,雁荡山中最奇绝。龙湫一派天下无,万众赞扬同一舌。”

而大龙湫之所以声名在外,不单单是因为奇峰险嶂,更在于飞瀑如练,甚至与贵州黄果树瀑布、黄河壶口瀑布、黑龙江吊水楼瀑布并称为中国四大瀑布。

但可惜的是,此时水量不济,袁枚所说的“五丈以上尚是水,十丈以下全为烟。况复百丈至千丈,水云烟雾难分焉”根本无缘得见。

可以说,没有瀑布,大龙湫就少了一半的乐趣。加之又无登山之路,以45°角仰望山岩,一股失望之意没来由地冒了出来:“就这样Over了?”

比起雁荡三绝,雁湖景区就显得小众得多,而且有些偏远,交通多有不便。原本我并不知道这个景点,但经过同行的一位大叔的介绍,恨不能立刻登上山顶,看一看传说中的雁湖。

大叔时隔多年后,再次踏入大龙湫景区,却也是颇感失望,原本想要打道回府,一听说我要去雁湖景区,便好心地送我一程。

于是乎,大叔载着我在山岭之间穿梭,一路火花带闪电,用了约莫二十分钟,终于抵达目的地。不过,此刻已经是下午两时许,若要登山,往返得花费约莫四个小时,时间上恐怕来不及,只得就近游览西石梁大瀑。

虽然依旧不能登顶,但没想到的是,此处风光绝佳,远离纷纷扰扰,花木成林,摇曳在明媚的春光里,静谧而美好,一派田园风情。

随后,我们沿原路返回,至灵岩景区后,就不得不挥手告别。

其实,对于这位年逾七十的大叔,我心中颇为崇敬:一个人带着老相机,骑着摩托车走南闯北,累计行程达十万余公里,到过西藏,走过大草原,穿过沙漠,十几年如一日,哪怕不被周围的人理解,都未曾停下前行的脚步。

只希望,待我白发苍苍之际,也能像这位大叔这样,依然保持这份赤子之心,勇气恒在,充满好奇,不失热忱。

自从爬过雨崩之后,就对登山有一种莫名的狂热,每到一座山峰,不爬上山巅,就好像没到过似的。

峭刻瑰丽,莫若灵峰;雄壮浑庞,莫若灵岩。

名山如高人,岂可久不见?春色看不足,长啸独凭栏!

然而,在灵岩景区内,山路到半山腰就戛然而止,这就好比空腹去吃自助餐,刚喝了碗汤开胃,却发现食物突然被一抢而空……

再次以45°角仰望山顶,各种情绪一股脑地涌了上来,就好像是涨潮的海水,激起无数叫做“失望”的浪花。

失望归失望,既来之,总不能留有遗憾,便趁着夜色进入灵峰景区。

说起来,雁荡山跟武夷山有些相似,景点之间比较分散,但后者山挟水转,水绕山行,山水相映,妙趣横生,雁荡山就单调得多,好在交通较为方便,各主要景点之间都有公交车直达。

如果说灵峰日景是一幅工笔画,那么灵峰夜景就是一幅写意画,就如同双子座一般,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,说得动听一点就是:灵峰日景耐看,夜景更销魂。

当然,日景耐不耐看我不知道,夜景可以用朦胧美来形容,消魂倒不见得,“小昏”却大有可能。

倘若雁荡山不是三山之一,身为游客的我就不会如此苛求,也不会如此失望,既无泰山之雄伟,又无青城山之清幽,更无华山之险峻,在没有飞瀑的点缀之下,缺少让人眼球一亮的点,着实是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。

当然,也许是我审美疲劳的缘故,也许来的不是时候,又或者是,我逛了个假雁荡山……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雁荡山风景名胜区

第八站:恒山

2017年5月19日。

恒山之名,初见于《尚书.禹贡》。同样位列十三经的《周礼》则首次提及五岳,至汉武帝时正式创立五岳制度。

事实上,在西汉之前,五岳之制因势而异,各有不同。而从秦朝到明末,历朝皇帝皆祀北岳于河北曲阳,清朝顺治十七年才正式移祀北岳于山西浑源。

此恒山非彼恒山,却同样钟灵毓秀,东西绵延五百里,锦绣一百零八峰,雄险高旷,气势磅礴,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,素有“塞外第一山”之誉。“诗奴”贾岛就曾在《恒山》一诗中吟叹道:“天地有五岳,恒岳居其北。岩峦叠万重,诡怪浩难测。”

自从登上南岳衡山、西岳华山、东岳泰山、中岳嵩山之后,就只剩下北岳恒山尚未征服。然而,好事总是多磨,去年十一月份特意赶到大同,不料在进山途中突然遭遇冰雪天气,唯一的进山通道被封堵,只得无功而返。

这一次我抱着“不成功,便成仁”的决心,由呼和浩特再次杀向大同,恰巧不巧的是,我生日当天刚好是中国旅游日,各个景点肯定会异常火爆。也就是说,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我必须得舍弃悬空寺这一景点,否则将不能顺利返程。

果不其然,待到下山之时,整条盘山公路上全是车辆,几乎排成了一字长蛇阵,足足等了一个小时,专车才从停车场“挪”到山脚下……

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我联系了数名当地的司机,但到了关键时刻,没有一个是靠谱的。我早上六点半就退了房,过了两个钟头居然还在原地踏步,最后只得用打车软件叫了一辆专车,直接驶往恒山风景区。

席慕蓉曾说:“在这人世间,有些路是非要单独一个人去面对,单独一个人去跋涉的,路再长再远,夜再黑再暗,也得独自默默地走下去。”

放弃,从来都不是我的风格,不管前面有多少障碍,都要勇敢地迈过去,迎难而上,登高望远!

这一次,我整装待发,心潮澎湃,只为挑战而来。当即从停旨岭出发,一步一个台阶,砥砺前行。

然而,经济学中有一条著名的“边际递减效应”,却可以引申到各个层面——也许走遍了名山大川,最初的新奇感会渐渐地消失殆尽,况且,恒山既无泰山之雄,又无衡山之秀,更无华山之险,登山步道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即便一路上有绿树繁花加持,也免不了审美疲劳。

倘若没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,就好像是在做简谐运动,不停地循环反复而已。

德国著名哲学家曾经告诫我们:“存在即合理。”恒山既然能够列入五岳,自然有其道理。且不说其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,也不说遐迩闻名的恒山十八景,单是依崖而建的北岳庙,耸峙巍峨,规模宏大,三寺四祠九亭阁,七宫八洞十二庙,就足以列为一大道教圣地。

由于地壳运动的关系,恒山乃是一独具特色的断层山,两峰对峙,一层绿带,一层断崖,层次分明,雄浑而不失秀雅,辽阔而不失幽深,就如同一幅油画,美不胜收。

“八仙”之一的张果老、茅山派创始人毛盈、全真教第六代掌教尹志平都曾在此隐居潜修,舜帝、秦始皇、唐玄宗曾在此巡视,李牧、蒙恬、周勃、卫青、霍去病、李广、马武、吴汉、尉迟恭、薛仁贵、杨业、徐达、常玉春等名将曾在这一带领兵作战,班固、李白、贾岛、元好问、乔宇、徐霞客等文人墨客亦曾在此抒怀遣兴,或写下诗文,或留下石刻,平添了几分瑰丽的人文色彩。

同黄山松一样,恒山松亦是恒山的一大特色,有如点睛之笔,妙不可言。

其中,以“悬根松”最为奇特,根系尽皆裸露在外,似虬龙盘曲,山风拂动,枝叶摇动,如鸣佩环,宛若天籁。

郭思曾在《林泉高致集》中写道:“山得水而活,水得山而媚。”恒山脚下有一恒山水库,水色清碧,倒影如画,山水相连,浑然一体,又增添了几分秀色。

骐骥一跃,不能十步;驽马十驾,功在不舍。

徐霞客46岁登顶恒山,仍发出“瞰隔山一重,苍茫无际。南惟龙泉,西惟五台,青青与此作伍”的豪言壮语,我正处于惨绿年华,又岂能半途而废?以良辰美景作为契机,以山道当成进步的阶梯,以松涛当作进行曲,经大字湾、虎风口、舍身崖、飞石窟、恒宗殿,最终登上高达2017米的主峰天峰岭,历时约1个半小时。

览天地之幽奥兮,统万物之维纲。究阴阳之变化兮,昭五德之精光。

继黄山、庐山、雁荡山及衡山、华山、泰山、嵩山之后,再次徒步登上恒山之巅,那俯拾即是的绿意、相映成趣的湖光山色、迎面拂来的清风,俨然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。至此,翻越三山五岳的梦想已经如愿以偿!

恒山

恒山

恒山

恒山

恒山

恒山

恒山

恒山

恒山

恒山

恒山

恒山

恒山

恒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