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旅游>深圳旅游>深圳特色商品>坪山金龟桔
坪山金龟桔

坪山金龟桔

  多年前,金龟桔闻名遐迩,原来的金龟村就是因此而得名。金龟桔个大色鲜,桔皮易剥,水分多,也很甜。龙岗区坪山镇金龟桔已有一百多年历史,相传是湘、赣交界山地的客家人移植于此,桔大而鲜亮、皮易剥裂,肉清香可口,汁丰富且味道极甜,是解渴和助消化的佳品。  金龟桔果实个大色鲜,桔皮易剥,水分多,也很甜。龙岗......

简介与点评
     多年前,金龟桔闻名遐迩,原来的金龟村就是因此而得名。金龟桔个大色鲜,桔皮易剥,水分多,也很甜。龙岗区坪山镇金龟桔已有一百多年历史,相传是湘、赣交界山地的客家人移植于此,桔大而鲜亮、皮易剥裂,肉清香可口,汁丰富且味道极甜,是解渴和助消化的佳品。
     金龟桔果实个大色鲜,桔皮易剥,水分多,也很甜。龙岗区坪山镇金龟桔已有一百多年历史,相传是湘、赣交界山地的客家人移植于此,桔大而鲜亮、皮易剥裂,肉清香可口,汁丰富且味道极甜,是解渴和助消化的佳品,在国际市场相当畅销。
     形态特征
     果实表面,纹路纵横,酷肖龟背。金龟桔以桔皮易剥、果实较大、果肉清甜、果汁较多、色泽鲜艳著称,深受广大消费者的青睐。连国家机关部门都派人指名采购。上世纪60年代初出口香港,每斤售价0.28元,上世纪80年代初一斤卖到一元多。金龟桔是原坪山镇出口创汇的主要水果品种,在国际市场相当畅销。
     分布范围
     金龟桔顾名思义,金龟村而得名。金龟桔相传有100多年的历史,是湘、赣交界山地的客家人移植于此。曾经蜚声海内外就这样濒临绝迹,金龟桔最多时年产4万多斤。有的年产量达6万多斤。市食品公司专门来收购,还出口到香港、东南亚等地。金龟桔在国内外都很出名。
     龙岗坪山街道曾出产深圳最著名的水果之一—金龟桔。金龟桔个大色鲜,桔皮易剥,水分多,也很甜。但当地年轻人都说没吃过,只听老人讲过金龟桔早些年很有名气。据说,上世纪90年代,金龟桔树根受到病虫侵害,请了很多专家,但最终还是无法医治。
     濒危及保护
     《寻觅行将消失的金龟桔》
     曾经蜚声海内外就这样濒临绝迹,昔日深圳特产蜚声中外如今枯枝残树倩影难觅。
     桔,在广东方言中与“吉”谐音。每逢新春,熟谙鹏城物产的深港周边居民及有心人,情不自禁会想到大名鼎鼎的深圳特产金龟桔。乘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春天气,我们特意来到金龟桔的原产地龙岗区坪山街道办的金龟村寻访,见到的却是枯枝残树,一片荒凉。在海拔300多米的坪头岭上,居民小组长邱伟光脸上显现几分忧伤:“去年村里金龟桔还收成有几千斤,今年已经没有了。可以说金龟桔已经全军覆没了。”57岁的原村民邱茂年介绍,金龟村人祖祖辈辈种桔,早年有7个自然村,家家户户以桔为生,桔子熟了的时候,满山遍野桔红,村前屋后金黄,非常好看。邱茂年说:“从懂事的时候起,就看到祖父、父亲种桔,家中经管的10多亩山地,最多时年产金龟桔4万多斤。有的家庭年产量达6万多斤。当时不愁销售,市食品公司专门来收购,还出口到香港、东南亚等地。金龟桔在国内外都很出名。”
     资料显示,金龟桔以果实较大、果肉清甜、果汁较多、色泽鲜艳著称,深受广大消费者的青睐。连国家机关部门都派人指名采购。上世纪60年代初出口香港,每斤售价0.28元,上世纪80年代初一斤卖到一元多。金龟桔是原坪山镇出口创汇的主要水果品种,在国际市场相当畅销。
     金龟村基本是山地,水田很少,粮食不够吃,要靠返销粮。野猪很多,庄稼一成熟,它们就来吃。“为了保护农作物,村里组织打野猪,我参加打过的野猪就有30多头。”坪头岭是金龟村下面的一个自然村,地处海拔300多米的山上,以前家家户户都是靠种柑桔为生。坪头岭居民小组组长邱伟光家种有10多亩,年产一万多斤,邱东喜一家最多,年产四五万斤。在前往金龟村之前,数个消息来源都让人失望:金龟桔很难找。我们不死心——哪怕只剩下一棵树,也要把它找到。在坪山街道办工作人员的引领下,我们沿着坪葵公路南行,再左转进入一个山口,然后沿着一条山间小路往山上行,先后来到原金龟村属下的自然村——半坝村、田作村和坪头岭村,找来几位原村民打听金龟桔,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:“没有了。”在田作村前的一片荔枝林里找到了几棵桔子树,大喜。但原村民们却说,这不是金龟桔,是其他品种的桔子树。我们心里凉了半截。接着往山上寻找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在一个小山坳上看到十多棵金龟桔树。数了数,18棵。但它们的遭遇让人心酸:地里杂草丛生,大多树叶枯黄,有的树枝已干枯,已经是“风烛残年”,快要寿终正寝。
     沿着一条陡峭的泥土小路往海拔300多米的坪头岭寻找,大约走了200来米,小路两边山坡的杂草树丛中,发现了零零星星的金龟桔,但景象同样凄凉:它们被淹没在杂草和树丛中,大多是枯树残桩,有的还有生命,但也已是“奄奄一息”。又上一个陡坡,在一个山坳里又发现了一片桔子树,同样被遗弃,树枝干的干,断的断,几片“脸黄肌瘦”的叶子可怜地随风摇曳,即将落叶归根。拨开丛林,好不容易终于看到有三棵树上结有为数不多的果实,我们一阵狂喜:我们终于见到了金龟桔!仔细看,果子较小,颜色也没有以前见过的那么鲜艳,桔子皮有点皱巴巴的。当地村民说,这些桔树已经没有人管理了,结出来的桔子小,酸,很难吃了。
     海拔300多米的坪头岭村,看到的情况更加凄惨,在村子旁边的一声块平地上,桔子树全部枯死了,有几棵特大的桔子树被植物杀手薇甘菊所覆盖,枝杆都已干枯。居民小组长邱伟光说,这几棵桔子树在我小时候就有了,起码有50年了,丰产的年份一棵树产量四五百斤,可如今也惨遭灭顶之灾,曾经辉煌一时的金龟桔已经烟消云散了。说着,这位原村长的脸上浮上一丝悲凉。
     施用化肥砸了牌子名特土产似应保护
     深圳名特土产金龟桔何以惨遭厄运,即将退出世界舞台?邱伟光告诉记者,种柑桔用什么肥料非常重要,以前村里种柑桔用的是农家肥,结出来的桔子非常好吃,金龟桔的牌子响,果树寿命也长。上世纪80年代以后,村民纷纷采用化肥种柑桔,结果,土质退化,金龟桔品种退化,果实逐渐变小、变酸,人们就不爱吃了,销路也成了问题,果农也就慢慢不想种了,金龟桔面积便逐步减少了。农村城市化开始转地工作,土地转给了国家所有,政府对土地附着物给予了赔偿,柑桔也就不属于村民的了,金龟桔全部被遗弃。去年坪头岭村还收成金龟桔几千斤,今年已经基本没有了,即使有个别树挂果,果实也不能吃了,金龟桔即将销声匿迹。原村民邱茂年说出了另一个原因:上世纪80年代以后,深圳开始大种荔枝、龙眼,最贵的时候,一斤荔枝卖到几十元,而此时的金龟桔仍然是一元多一斤,相比之下,村民们纷纷改种荔枝和龙眼。他家原来种有10多亩金龟桔,后来也全部改种了荔枝、龙眼。邱伟光感慨地说,现在市场上卖的桔子大多是沙糖桔,而我们深圳本地的特产金龟桔却不见踪影了,实在是可惜啊。有关人士指出,金龟桔消失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但作为本地特产之一,金龟桔应该采取措施加以保护。
     坪山金龟桔